您现在的位置:民勤政府网>> 民勤旅游>> 文艺作品

舌尖上的民勤(一)
汤面条

 

       在我们民勤,要说饭桌上最常见最简易最悠久的面食当属于汤面条了。在我认为,衣食不周的童年,汤面条就是贫穷生活的代名词。在老家它还有一个形象而逼真的名字,美其名曰中面;中面相对长面(碱面、拉面等)而言,苦难的童年吃不起长面,除非过年或家里来贵重客人;甜吃曰甜中面,酸吃曰酸中面。汤面条陪伴着我们这一代人长大,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都有它的影子,它是我们饭桌上的常客,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救命饭。
       说它简易名符其实,做汤面条举如鸿毛取如拾遗。滚水锅里调几样菜,等菜差不多时,抓几把面条撒进锅就大功告成。我常常想,简易的汤面条,正是小时候简单艰难生活相辅相成的产物。那时候家家户户最短缺的就是粮食,汤面条因为最能够节省粮食,所以最受当家方知柴米贵的家庭主妇的青睐。做饭中途,无论家里来客人,还是活生繁重壮劳力饭量突增,主妇有的是办法,无需加面,拿起水勺哐啷哐啷添加几勺水便迅速搞定。我记忆犹新,端起热乎乎的汤面条,许多时候可以照镜子,整洁我们脸面的污垢;一气灌下四五碗,肚子犹如喝饱水的骡马,咕噜咕噜叫响,浑身热气腾腾,大汗淋漓。
       凡事既可以马马虎虎,也可以认认真真。倘若做一顿精致可口的汤面条,也需要时间、精力和手艺。做汤面条和面是关键,要掌握好水和面的比例。水多了面软面瓤,没有筋骨,只适合做拉条子揪面,所以擀面条要求盐水要少,力争恰到好处。手端水碗要掌握尺度,一点一点地倒,一把一把地和,然后将黏合的面絮集合在一块儿。揉面是基础。擀面条同样要不厌其烦地多搓多揉,尽力使面粉和盐水混合均匀,做到面团里面没有缝隙没有空气,面团表面光滑细腻没有皱褶没有疙瘩。当然揉面也有技巧。一是多揉,二是多饧。俗话说的好“打倒的婆娘,揉饧的面。”记得我奶奶揉面时,总踮着脚尖,双手紧握擀面杖,将面团翻过来倒过去再转过来转过去,反复揉搓,反复擀压,反复缓饧。老奶奶感觉力不从心时,还指导我和姐姐搓揉一阵,直到面团表面细腻柔滑和圆润。然后在馒头一样漂亮的面团上撒一些面粉,用盆子盖住,继续缓饧一会儿。
        擀面切面是重点难点,更是技术活儿,需要不断地实践、摸索和积累经验。擀面条的“擀”在字典说的清楚——用棍棒碾轧。当然除了擀面杖用劲地辗轧,还要双手辅助使劲地摸搓,还要擀面杖适时地挪移,还要一手适时地捻撒面粉。用劲辗轧为了面团由厚变薄,用劲摸搓为了面张处处薄厚匀称,及时挪移为了面张圆润可爱,捻撒面粉为了防止面张粘连。擀面是一鼓作气让人眼花缭乱的一步,辗轧摸搓挪移捻撒的一系列动作要融会贯通一气呵成。当然擀面面硬,也需要气力,不想出汗,休想吃饭。我有力气,但往往弄巧成拙,面张不圆,薄厚不一,中间还常常穿透;自然我也心知肚明,因为挪移不及时,用力不匀称。
         切面有难度,有目共睹。匀称地捻撒好面粉,把面张一圈圈地裹绕在擀面杖上,从中间一刀切开,便开始切面。一手五指并拢,大拇指微微撑起,平展地按压在面张之上;一手紧握切刀,紧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一抬一压,一挪一错,眨眼睛整整齐齐顺顺当当的擀面条儿便抛头露面了。面条儿或粗或细,都在自己的手中掌握。刀切完毕,双手轻轻地拥抱起面条儿,抖一抖投一投,硬邦邦匀称称的擀面条儿便四散扑撒在案板上。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水一烧开,就可以下面,当然这是最原始的汤面条了。在我们小时候,年景很差,为了节约粮食,汤面条的另大半便是各类野菜和蔬菜。在我记忆中最早最普遍的调饭菜便是苦苦菜黄花菜山药蛋和水萝卜,几乎一年四季顿顿离不开它们。苦苦菜黄花菜与山药水萝卜相比似乎历史更加悠久,绿油油的苦苦菜黄花菜不但染绿染黑了汤面条,而且使我苦难童年的记忆里永远蒙上一层苦涩的滋味。曾经一次次咀嚼吞咽着苦涩,也曾经一次次咬牙发誓——一定好好学习,出人头地,摆脱苦涩的苦苦菜,摆脱简单的汤面条,摆脱贫困苦难的穷日子。如今穷日子摆脱了,可居然没有摆脱苦苦菜汤面条,看来今生今世我们有缘。
       包产到户之后,汤面条顿顿登场亮相的局面有了改观,拉条子臊子面碱水面和揪面等各路诸侯也次第登上大雅之堂。虽然汤面条也上了档次,面条终于当家作主,成为主角,菜疏哑口无言地成为配角,而且菜的花样儿也在天天变化。芹菜、菠菜、油菜、韭菜、茄子、辣子和西红柿等上档次的菜蔬闪亮登场,汤面条不仅稠稠嘟嘟,而且有颜有色,有滋有味;油炸茄子的味道越嚼越香,西红柿的美艳令人心花怒放。汤面条里油炸葱花儿的味儿昙花一现之后,鸡蛋快快羊肉蛋蛋配沙米或黄米或白米的时代更是日久岁深刻骨铭心。
      毕竟曾经代表苦日子的汤面条在历史的长廊中有些旷日持久,所以穷怕了苦怕了饿怕了的我们这一代,厌烦憎恶惧怕过汤面条。当与红红火火的日子相提并论的茄辣西碱面、炒肉拉条子和羊肉臊子面们占据我们的日常饭谱时,我们也曾经悄悄地淡忘了汤面条。
       经济腾飞,生活富裕。在穿绸子不光吃肉不香,在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今天,我们为保健为可口为舒服突然又想起了汤面条。无论自家饭桌,还是餐厅大堂,我们几乎不约而同的点到家常便饭汤面条,外加一碟撒盐倒醋的青辣椒萝卜丝,人见人爱,有口皆碑。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前我们吃怕喝怕的汤面条又堂哉皇哉地杀回来了。
        如今的上班族,中午时间紧张,路过压面店顺便提一袋面条回家,不足二十分钟汤面条便搞定。但小时候的汤面条全然没有机器面的影子,全凭我们两把手——双手和,双手揉,双手擀,双手切,双手下。双手参与,味道第一。现在突然感觉记忆中小时候的汤面条要被现在的好吃多了,它筋道、柔软、细腻、顺滑、简单而清淡。
        调几把苦苦菜,在苦涩中回味童年;唱一首儿时的歌,歌颂我们的救命饭——擀面条,水上漂,筷子兄弟齐围剿。目标,逃跑,逮住五六条,尽性吞消。
        平平淡淡才是真,简简单单是我爱。我爱汤面条。

2017.8.13

 

Copyright © 2009-2013 www.minqin.gans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10200034号-1

制作维护:民勤县经济信息中心